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楚云涧 第四十二章 玄心护云主

2019年10月15日 栏目:健康

楚云涧 第四十二章 玄心护云主云宣怔怔地望着眼前脱胎换骨般的神谕萨满,那微眯的桃花眼斜斜上挑着,白瓷般的肌肤流转着细密的光华,秀气妩媚

楚云涧 第四十二章 玄心护云主

云宣怔怔地望着眼前脱胎换骨般的神谕萨满,那微眯的桃花眼斜斜上挑着,白瓷般的肌肤流转着细密的光华,秀气妩媚的脸部弧度在红晕的衬托下,减了几分初见时的戾气和阴冷,多了几丝魅人的妖娆。云宣一阵恍惚,似在这氤氲的火光中见到了紫发素衣的黄石。

“女娃娃,短短一刻,你就如此迷恋我了吗?”逍遥阴森尖刻的嗓音把云宣眼前的黄石彻底驱赶干净。云宣收回了迷茫的眼神,重新开始思考目前的处境。

“等我先把那碍事的东西处理干净,再来陪你哦,我的小宝贝。”逍遥轻佻的摸了一下云宣的脸颊,一个跃身,回到了石床前。

失去生命的女子,像一个破布娃娃垂倒在那里,逍遥厌弃的伸出两个手指,捏起她的长发,轻轻松松就将她提了起来。云宣本以为他会把她带出去埋掉,却没想到,那个妖人直接把尸体往面前的火堆一扔就算处理了干净。

本以为会看到可怕的焚尸场面,闻到刺鼻的恶心气味,可火堆除了突然蹿高了几尺外,毫无变化。原来那炽热的烈焰下是一个深不可测的地洞,源源不断的地狱之火正从地心深处喷薄而出。

云宣心里一个激灵,这个萨满真是个丧心病狂的妖人,玷污了人家的清白,要了人家的性命,骗了人家的魂魄,最后连尸身都焚烧殆尽,不留一点痕迹。一切的罪恶都被一把火烧的干干净净

。就算阿思兰和师傅最后能找到这里,估计也找不到自己一丝存在过的痕迹。

想到这里,不觉心冷了一半,看着眼前的紫发妖人,越加想念起黄石的身影来。一样的俊秀妩媚,一样的妖娆媚骨,可一个对自己如春日般温柔,而面前的这个却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妖怪。

“小娃娃,怎么又神游太虚啦?现在轮到你了。”逍遥处理干净了刚才的女子,在一边的水潭里洗净了双手,又一次站在了云宣的身前。

谁能救救我?谁能?

云宣绝望地看着逍遥一步一步离自己越来越近,近到他身上残留的血腥味都能清清楚楚地闻到。

逍遥伸手上下一挥,绑住云宣的粗大锁链就全部应声而断。一拂衣袖,云宣就被远远的抛到了对面的石床上。

冰冷坚硬的石床,砸得云宣的背骨都要断了,痛得她咬牙切齿,还未来得及呼痛,逍遥可怕的身影已经欺在身前。

云宣本能的想要躲避这个妖魔,可任她如何拼命挣扎,全身却像抽去精魄一般,无法挪动分毫。她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张无限妖异的脸孔在自己面前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刺啦一声布身裂开的声音,云宣整个肩部露在了空气中,寒洞中的阴气瞬间透过流血的伤口,直达四肢百脉。突然一股热气堵住了伤口,逍遥整个人伏在肩头,用柔软的双唇允吸着云宣的鲜血。

云宣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向着那个该死的伤口源源不断的汹涌而去,体内仅存的几丝气力也似乎要彻底消逝,全身越发觉得冰冷起来。如果就让他吸干自己的血,干干净净的死去,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啊。云宣心底不禁悲哀的想着。

“多吸一点,所性彻底吸光了干净。”云宣心里默念着,可往往事与愿违,不过几秒钟,那股热气就离开了肩头。

逍遥嘴角挂着一丝鲜血,媚笑着重新回到了云宣的眼前。他的五官和黄石简直是太像了,如果不是云宣的神智还是清醒的,她一定会以为眼前的男人只是黄石一时无聊假扮着来吓唬自己的而已。

黄石有时候也会有这种邪魅卷狂的笑意,可云宣一次也没有觉得他冰冷过,可这个男人不一样,他的眼眸和黄石一模一样,连那笑容都近乎神似,可偏偏那种让人恐惧到颤栗的气息是黄石从来不曾有过的。

他似乎刚刚品尝了绝世的美酒,此时的脸色比刚才还红艳了几分,满足又混合着迷恋的神情溢满在他的眼角眉梢。

“我要控制下自己的贪婪,不能让你那么容易就死了。毕竟还有比你的鲜血更珍贵的东西在等着我呢。哈哈哈哈哈……”逍遥伸出冰冷的手指,轻轻拂过云宣的脸颊。

逍遥冰冷的指尖轻轻抚摸着云宣的双唇,深紫色的双瞳呈现出一汪春水般的柔情蜜意,让人情不自禁就要沉溺其中。

云宣觉得今天肯定要死在这里了,而且是毫无痕迹的消失,就像从来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一般。

死并不可怕,如果有选择她情愿现在立刻就死,也不想承受接下去的折磨。全身的恐惧和愤怒像一把烈火熊熊燃烧到胸膛,她想逃跑,想呼救,想自杀……可被禁锢的身体就像一具行尸,徒留空壳,毫无生气。

逍遥修长的指尖已经从嘴唇,流连到脖颈,顺着优美的弧线,滑落到胸前。就像要拆封一件珍贵的绝世瓷器,他小心翼翼的解开云宣领口的盘扣,一颗、两颗……

一股怒火和绝望似一把尖刀直插胸际,求生的本能,冲破了关卡的禁锢,喷薄而出。

“轰”一声巨响,一道黑影从云宣胸口直冲逍遥面门,逍遥一个后跃,腾空而起,在空中几个急转,方险险避过了黑影的攻击。

那道黑影见没有击中逍遥,迅速折回,一个盘旋绕在了云宣的身上。

直到此时,逍遥和云宣才看清,那道黑影居然是一条独角巨龙,只见巨龙怒瞪着双瞳,张着憎狞的大嘴,威胁般冲着逍遥喷着黑气。

逍遥一时也弄不明白,怎么好端端的会有一条龙兽出来搅局。这个小姑娘除了体质特殊,还没有这个能力召唤神兽啊。

“大胆妖人!连我玄天宫的人都敢惹!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一个女子的声音突然响起在洞中,居然是那条巨龙开口训斥。

这个声音如此熟悉,云宣似乎在哪里听到过,再看了一下此刻正盘旋在自己身上的龙身,赫然发现居然就是梦中驮着自己飞洋过海的那条神兽。

逍遥皱起眉头,狠戾的注视着眼前这个横空出世的麻烦:“玄天宫?你凭什么证明这丫头就是玄天宫的人?”

虽然嘴上还不承认,但就凭这独角飞龙,其实逍遥已经怀疑起这看似平常的丫头来历。

“不长眼睛的妖人,你没看见她脖子上挂的玉佩吗?我玄天宫选定的墨玉龙玦之主,启容你等妖辈觊觎?”

逍遥循声望去,一块乌黑发亮的龙玦玉佩正在云宣胸口闪烁着金光,这条独角巨龙想必正是寄身在这龙玦上的神兽。

显然逍遥还是很忌惮玄天宫的实力,无奈的望了一眼呈保护状态的独角巨龙,一甩衣袖,愤愤地消失了身影。

看着那个可怕妖人终于暂时放过了自己,云宣也一下子松弛了下来。

“谢谢你,龙神。没有你,估计今天我就要被他吃的骨头都不剩了。”

“云主,恕我无能,不能真正救你,但请放心,我马上联系哥哥,请少尊出马相救。”话还未说完,俯在云宣身上的巨龙就由黑转淡最后化为一道金光收回了龙佩之中。

运城治疗盆腔炎方法
固原癫痫病
内江治疗妇科医院
运城治疗盆腔炎费用
固原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