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科技

黑暗血时代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有巅峰极境吗?

2019年10月12日 栏目:科技

黑暗血时代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有巅峰极境吗?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它们的敌人没有上当,还是知道了楚云升这边已经能够看清楚它们,一直沉默的飞船

黑暗血时代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有巅峰极境吗?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它们的敌人没有上当,还是知道了楚云升这边已经能够看清楚它们,一直沉默的飞船发来了第二道信息。

然而按照第一次信息的编码翻译过来之后,却让人摸不着头脑,有些莫名其妙。

信息很简单,但明显很慌乱,翻译过来只有两个字——

“快跑!”

于此同时,地底人检测到信息背景中竟有飞船内部的混乱杂音,数据正在分析中,疑似飞船内部发生了情况不明的战斗。

此时的这艘飞船正向冷星减速飞来,推进器明显出了问题,发出不正常的噪音波动。

因为楚云升的要求,地底人新造的舰队,除了契合他符文之阵的能量流动需要,设置了许多高能高速连接腔,像与冷星太空之战前的武器系统却基本没有建造,功能主要定位于运输与防御上。

因而,他们要么是一只逃亡的舰队,要么是一只依靠枢机去主动进攻的舰队,没有通常意义上的正常军事作用。

如果不是顾忌到这艘飞船的背后还有更强的敌人,楚云升让海国大殿主带着刺恶与睥迈过去就行,但现在,必须仍然潜伏着,只让藏于庞大战舰内的小型太空战斗机前往飞船。

这些小型的太空战机,主要是为了弥补主力大战舰不建造武器系统而开发,结合地底小人的蝌蚪飞行器与细高人的低端技术,采用最成熟最有效率的普通水平建造,既不会浪费太多资源,也可以让地底人飞行员迅速熟悉对战机的操控。

鉴于对方飞船的技术领先,想要用这些太空战机彻底击毁它,可能性基本没有,即便建造了大战舰武器系统,也未必能够击穿对方飞船。

科技的领先并不只体现于进攻,更体现在防御性能上。诸如舰甲材料、高能反射层等等领域。

因而必须实行“登陆战”,才能从内部将其炸开,彻底消灭。

作为全舰队最弱的枢机与最强的源门战力,楚云升没有跟随太空战机分队一起飞往飞船。而是改派了睥迈。

这艘飞船类似奥芸雪峰古老飞船,里面要么是和黑发人宇航员类似的人类,要么就是残存记录里提到的赤人。

不论是哪一个,睥迈的身份与形象最为合适,虽然从残存记录上看,现在的冷星黑发人很可能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一批,但是自己这边不说,谁知道呢?

至少对方不可能知道。

而且睥迈是一个枢机,哪怕是一个新枢机,也有可能破开赤人飞船的防御。让太空战队的队员攻入进去。

另外,楚云升并不想一下子就炸掉它,让睥迈过去还存在另外一个想法,就是利用睥迈的冷星黑发人身份,看看能不能得到这艘飞船背后敌人的信息。

此刻的威胁不是这艘飞船。而是飞船后面的阴暗区。

太空战机第一分队的队长是一个地底人,名字意意斯倒是说过几次,但楚云升老是记不住,和其他地底人总是会混淆起来。

看着屏幕上出航的战队队员,有些熟悉的场面,楚云升想起一个人来,问一旁的意意斯道:“奥芸雪山基地的那件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人找回来了吗?”

这段时间。因为掠命舰女人和冲来的飞船弄得楚云升高度紧张,一直没有再问起弭娅的事情,当时他在返回天空的飞船上交待过意意斯去处理,想来现在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意意斯自然知道楚云升问的是什么事情,赶紧道:“人已经带回来了,按照您的吩咐重新交托给赫尔先生了。但是,处理那个地球人的时候,遇到了一些麻烦。”

“麻烦?什么麻烦?”楚云升微微诧异,以意意斯现在的助理身份,竟然还有人公然违抗。最奇怪的是竟然还真让意意斯感到为难了。

意意斯重新组织好了用词,回答道:“那人是个胖子,被抓捕的时候,坚持自称与您有过交情,并有证人,还说这件事另有原因,绝不是他故意惹事,想要见你一面,当面和您说。”

“胖子?”

楚云升更加奇怪了,自从来到新世界后,地底人面临的环境极为恶劣,缺衣少食,胖子基本绝迹了,也就最近冒出了不少,不过他脑袋倒是浮过几个模糊的人影,便问道:“叫什么名字?”

意意斯显然已经早就准备好了:“他自称阿米尔,我调查过,的确是真名,而且是地球人内部的一个官员,现在被正被关押着,您随时都可以让他来见您。”

阿米尔?谁?

楚云升一下子想不起来,等意意斯将照片检索出来,才想起是那个印度人,管理粮食的司长,看起来也是有点胖,不过在地球人眼里也不能算胖,可能只是意意斯的观念。

他找自己,多半还是为了那个灵魂之镜吧?但为什么要用这种办法呢?如此不择手段?

在楚云升的印象中,那个印度人虽然不靠谱,但不太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来,还是人变了?

楚云升现在也没时间见他,便说道:“等事情了了再说吧。”

意意斯点点头,但却似乎欲言又止。

楚云升奇怪道:“还有事?”

意意斯小心道:“尊上,奥芸雪山的事情,我利用我们地底人的优势,调查了许多人的通信记录,发现您认识的那个冷星人阿莱其实是知道您的身份的……”

楚云升顿时楞了一下:“他知道?”

意意斯点头道:“是的,弭娅出事后,有以个人一直在努力营救她,这个人您是认识的,是冷星人,一个女孩,叫萺苒,她想了很多办法,都没有成功……”

“等等,”楚云升越听越糊涂:“萺苒要见我,自己来找我就行了。要绕一大圈干什么?”

意意斯赶紧道:“我也很奇怪,她手上有我的联系办法,您当初也交待过的,但她却没有直接找我。而是通过其他办法努力,后来,我悄悄了解过,她是担心您的身份,怕您向着地球人,她要是直接找您却没成功,就不再有任何余地回转。

而且,我打听过,赫尔其实也不想让人营救出弭娅,他认为弭娅的那种想法很危险。有可能会激怒您,所以,最好就是将她放到离您远远的地方。

我查过记录,萺苒曾找过赫尔,他应该和她说过什么。所以,最终,她没有来直接找您。”

意意斯的解释,楚云升想了想,觉得的确有些道理,尤其是赫尔的态度,他是能够见到自己的。但从来没有提到弭娅的事情,而且以他的地位,即便冷星人集体位置极端低下,但要保住弭娅不被郑又艇逼迫,怎么也能做到,但却什么都没有做。

这件事。楚云升还奇怪过,怎么赫尔不管自己的战队队长了?原来里面还有这么多的事情。

弭娅的那个理想,果然是不得赫尔喜欢的。

随即他皱着眉头问道:“那她怎么会知道我会出现在奥芸雪山?”

意意斯道:“那的确是一个巧合,萺苒只是找过阿莱

,让他如果有一丝机会遇到您。一定要说到这件事,看看您的反应,同样她还找过其他您认识的冷星人,但没有想到,您真的去了奥运雪山基地。”

楚云升点点头,意意斯最近进步不小,也努力,利用地底人几乎可以监控所有人一举一动的优势,将这件事的背后情报查得差不多了,要是当初内乱之前,它就能够像现在一样,恐怕也就没那么多事了。

这时候,楚云升倒是想起细高人雷的好处来,虽然雷在很多事情上做得太过,但它在的时候,别说星舰内的不敢乱来,就是细高人自己,都被威慑住。

楚云升想了想道:“现在我没时间,等眼前的事情了了,你让萺苒带朷秀到我这里来一趟,别说是因为这件事,就说让他们来吃顿饭,住些日子。”

自从苏醒后,为了将冷星的经历消融入意识,楚云升一直都没有再见萺苒和朷秀,大概让有些自卑的萺苒与朷秀感到自己已经将她们彻底忘记了。

身份的巨大悬殊,更让她不得不小心翼翼,因为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她曾经熟悉,每天为他剪指甲的大蛋哥了,而是一个生杀予夺于一挥之间的冷酷炽武神。

……

太空战机第一战队渐渐靠近了速度越来越慢的飞船,对方也一直没有发动进攻,十分的安静,像是一条死船。

睥迈穿着细高人库存中的战衣,首先飞向飞船的甲板,撞开飞船外层的高能反射场,一艘艘战机飞快停靠上去,随他之后延伸登陆通道口吸附上甲板。

银色军团的士兵跟随睥迈的身后,从他手中利剑斩开的通道中小心进入进去。

飞船里十分的阴暗,大概是能源不足,到处都充满了血腥的味道,偶尔从里面飘出渗人的惨叫。

踩着粘糊糊不知道什么东西的液体,银色军团士兵飞快照亮空间。

飞船的气压与战机延伸的通道口相差不大,很快就调整好,继续向前推进。

这个时候,延迟了一些时间才能收到现场图像的楚云升,以及旗舰的指挥部,渐渐可以看到地面上,以及舱体壁上,到处都是血肉模糊的黏液。

在红色的照明灯下,整个空间,看起来完全不像一只先进的战舰,倒像是某个动物的肠子内部!

跟随睥迈进入的银色军团一共十二人,是一个大的小组,各有各自的任务,其中三人负责摧毁炸弹的安全,三人负责探路,两人负责断后,一人是通信兵,一人是医疗员,另外两人是军官,负责随时支援前后各处。

向前走了大约十几分钟,在一个阴暗的拐角,他们遇到了第一个“活人”,是一个女人,与冷星黑发人并无二致,光着身子,眼神充满迷荡,小嘴一张一合,似乎在说着什么。

走在最前面的一名士兵,突然松懈下来,朝着赤、裸的女人走过去,面罩下的脸孔变得兴奋与潮红起来。

他似乎并没有看到赤、裸女人身下滴着的血液,也没有闻到腥味,眼里只有阴暗角落里晃动着的白嫩嫩肉、体。

就在他几乎要靠近赤、身女人的时候,而他的反应表情等等都还没有传回到位于旗舰的指挥部,其他队员又同样迷糊间,仿佛极为冷血的睥迈突然拔剑,闪电般将赤、身的女人剑分为碎片。

这个时候,一声尖锐而高亢的极高频声音刺耳地传了出来,一个黑影从碎肉里飞快地试图逃走。

睥迈并没有追击,冷静地等待指挥部的消息。

这个时候,在更前面一点的地方,一个只有半截身体的男人,看着他们,无力地说道:“你们是谁?是我们的同类吗?你们有颠覆极境主宰吗?没有就快跑吧,这是个永远杀不死的恐怖生物……”

p

承德性病医院
来宾治疗阴道炎方法
台州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承德性病医院费用
来宾治疗阴道炎费用